林生斌前岳父母披露3個秘密,好女孩都該牢記
發布者: 超級管理員 發布時間: 2021-10-11 已訪問: 30 次

最近,鳳凰周刊采訪了朱小貞的父母。這是朱恒仁、徐枚枝兩位老人第一次直面公眾發出聲音,對話中梳理出的關鍵詞有三個:家暴、出軌、錢。縱火案發生前不到一個月,朱小貞曾告訴過父母,林生斌在外面有女人。

林生斌把和朱小貞共同創業賺的幾百萬借給了兄弟姐妹,要不回來,夫妻倆為此爭吵,林生斌動手打了她。母親發現朱小貞頭上有個大包,焦急又心疼,想摸一摸,女兒不讓。徐枚枝記不清當時是2015年還是2016年,就在那前后,朱小貞與林生斌關系開始變差——當然,外人誰都看不出來。

縱火案發生前的清明節,保姆莫煥晶陪小貞回家,朱恒仁第一次看見這個女人,直覺就很糟。她的相貌不舒服,眼神躲閃,不愿與人正面對視。父親兩次提醒女兒注意,但朱小貞說保姆不好找,沒把父親的話放在心上。悲劇發生后,徐枚枝曾向林生斌要女兒生前的手機,想找到一點蛛絲馬跡,林生斌謊稱找不到了,買了一部新手機給他們。老人曾就女兒的財產跟林生斌談,結果不歡而散,女兒賬戶上僅剩8萬元,也沒拿回來。林生斌只是象征性地轉了5.8萬元,以及買了一個按摩椅。

以上幾點都是硬核的線索。更戳痛我的,卻是兩位老人講述中,那些傷感柔軟的回憶——那里活著一個漂亮,聰明,且叛逆的女孩。朱小貞聰明干練,2013非典那年離家去杭州投奔小姨做服裝生意,一開始只能混個溫飽,后來越賺越多,比兩個哥哥做得還好。

朱小貞很好看,家鄉慶元本地好幾個小伙子喜歡她。朱小貞又很任性,執意跟從福建到杭州打工的洗頭仔林生斌在一起。父親不同意,但最后,哪個強勢的父親不妥協于心愛的女兒?為了說服父母接受林生斌,她自己拿了3萬元錢做彩禮給父母,后來又拿了回去。朱小貞的家是典型的浙江農村家庭,父親種烤煙種香菇,租車跑運輸,用勤奮把日子一點點變得豐盈起來。




▲朱小貞媽媽家里三個孩子,但父親對最小的女兒有一份獨寵,家里經濟還比較拮據的時候,就每天給她一點零花錢。重男輕女那些,這個家里完全不存在。讓我難受的一個場景是:明明旁邊就是鮮亮的四層樓房,但回到老家后,兩位老人還是住破舊的老屋。因為女兒是在這泥胚老屋里長大的,每一塊磚瓦里都有回憶。





什么都能挽回,唯有親人的生命不能。網上傳聞雜亂又驚悚,真假難辨。在真相水落石出之前,林生斌的狡詐和朱小貞的悲劇,更像是值得所有女孩關注的一場生存教育。




朱小貞從父母那里帶來的性格底色,提煉三個關鍵詞——能干、富養、良善。都是好詞對不對?可是被壞人利用的,常常也就是這些好處。

第一個,能干。心術不正的人清楚地知道,從哪類女孩身上能榨取哪種價值,說點刻薄的實話——如果她心思單純涉世淺,那就是一具鮮活的肉體;如果她年紀不小有資源,她的寂寞就是一盤生意;如果她聰明干練能賺錢,多么便捷的人形提款機。孕婦泰國墜崖案當中,兇手俞某冬最早盯上王暖暖,就是在一次尋常的朋友聚會上,精準地嗅到了他一直在尋找的那種氣息,就像野獸嗅到血。





俞某冬搶劫盜竊,賭博欠債,對錢極度渴望。他把這個女孩的微信朋友圈倒翻了三年,細細研究她的心理和弱點。看出她勤奮務實,非常努力在賺錢,也看出她很想有個家。于是,他密集表白,寫洋洋灑灑的小作文,跨區買早餐送去,徹夜不睡坐在門口等待。像熬鷹那樣,把一個聰明能干的女孩熬到失去判斷力。




林生斌與朱小貞初見,不也是這樣?在美發店洗頭的男仔,什么樣的鶯鶯燕燕沒見過。活潑輕佻的撩撥一下就算了;勤勞務實會掙錢的好人家女孩,追到手卻是穩賺不賠,甚至能改變命運的。每個人聰明的點不一樣。事業型女孩,很多在情場上卻顯得笨拙,因為她把時間和心思都花在了正道上,不懂也不屑于那些欲迎還拒的綠茶套路、起伏婉轉的勾人心機。就像女生能一眼看穿綠茶,鋼鐵直男卻只覺得她們柔弱可愛。換做女生也是一樣,男綠茶迷惑不了情場御姐,卻能欺騙實心眼的好姑娘。

第二個,富養。把兩個親生寶寶扔下樓的禽獸張波,就是常見的“吸富”體質。且不談人品的天壤之別吧。他的前妻陳美霖是個知識分子家庭、沒有匱乏感的好姑娘;他的新歡葉誠塵也是富二代,家里開著食品公司,公開信息顯示她持股20%,當然算富養。這里所說的富養,未必是賭王家族那樣的潑天富貴。更多的是中產小康之家,不貧窮不殘缺,小家碧玉的那些姑娘。

她們的父母風雨半生,擁有豐富的生活閱歷,心思開明,不會像大量底層家庭那樣扶持兒子、盤剝女兒。這樣環境下長大的女孩子,安穩讀書,乖乖長大,一定范圍內見過好東西,懂得審美與小確幸,唯獨沒見識過生活背面陰溝里的殘酷。打個比方,如果一個人常年吃清淡精細的杭幫菜,第一次被帶進火鍋店,麻辣鮮香的牛油鍋底猛烈沸騰,她會是什么感受?只會覺得新奇、刺激,覺得太美味了。陳美霖對張波最初的印象是愛穿花哨的緊身衣,身高一米八。剛被執行死刑的冰箱藏尸案兇手朱曉東,外形也不錯。林生斌早年的洗剪吹時代,也有一張清俊的臉。

留心看一下,另外多起殺害、傷害妻子的案件中,嫌兇的外貌身材都還可以。他們憑借一副不錯的皮囊,一套深情的說辭,契合了富養女孩們的審美,讓她們誤以為自己愛上的男人,和自己的父母家人一樣,是好人。作家葉傾城的一段話我印象極深:“被富養的女孩子們,就像在蜜窩里喝蜜水長大——膩得下意識自找苦頭吃。紳士君子見慣了,奸人盜匪反而顯得別開生面;軟語溫言聽多了,呼來喝去倒更像真性情。而一旦愛,她甘愿全心付出,像她的父母、她周圍所有人對她做過的那樣:給出去,實現對方的一切需求。”張波婚后拿走陳美霖的信用卡去套現,美其名曰創業。俞某冬給王暖暖下跪,發誓改邪歸正,好好經營公司。林生斌跟著朱小貞的哥哥一起做生意,并且真的發達了。





不管虛張聲勢還是真有兩把刷子,“事業”都是他們哄騙富養女孩的擋箭牌。第三個,良善。因為良善的本性,好女孩更容易心軟,心軟過度就成了圣母病。反過來,惡女會心軟嗎?莫煥晶為了達到卑劣目的,在有恩于自己的雇主家里放火。葉誠塵見張波猶豫著不愿殺孩子,在視頻里割腕相逼。惡女狠起來,連自己都下手。

善良的女孩天然在愛情中付出更多。電影《江湖兒女》里,趙濤演的巧巧,男朋友斌哥是個社會人。一次混戰中,眼看男友要被仇家打死,她當街拔出了槍。這把槍并不是巧巧的,她原本可以把責任推給男友,但她沒有,一口咬定槍是自己的,為此獲刑五年。

先出獄的斌哥交了新女朋友。五年后巧巧出獄,去找他,他卻避而不見。多少善良女孩,因為愛錯了人,而上演農夫與蛇的各種版本。




做一個本質善良的人永遠沒錯,錯的是給付的對象。





豆瓣上有一篇帖子引起了廣泛共鳴,叫做《女性太缺乏生存教育了》。不能說句句都贊同,但很多觀點充滿一針見血的銳利:“男孩們從小就知道要‘為自己斗爭’,女孩卻被教育‘嫁給白馬王子’‘女孩最大的優點就是溫柔善良’,對世界的認知從來不清醒,而是給它鍍上了一層玫瑰色的幻影。她們看到的從來不是真實世界,而是太多的愛情小說和女作家筆下‘完美男人’為她們量身打造的童話故事。”

“男人們從小就被普及的生存教育,女孩們一直到成年,進入婚姻這個鍍金籠子里被傷害了才幡然醒悟。”“我看過的離婚案件中,有的媽媽,被出軌的老公氣到得宮頸癌,卻什么都不做,臨死前只是哭著跟女兒道歉,說沒為她爭取到應有的權利。這位對女兒來說不負責任的媽媽,年輕時嫁給了鳳凰男,拉著高知家庭的父母和哥哥給男方打長工,幫他開公司發大財,最后被一腳踢開,標準的工具人結局。這種故事太多了,很多時候看看開頭我們都可以料到結尾。倘若我們還有一點良知,就不要去歌頌這種行為,更不要去稱贊女人的愚蠢為‘為愛奉獻’、無底線地拔高這種行為,而是引以為戒,告誡后來者永不再犯。”

“女生要少看言情小說,多看看犯罪節目和案件紀實,多體察人性光明與陰暗交織的復雜和微妙。”“世界運轉的鐵律是冷酷無情的,你只能認識它,順應它,不能硬抗它。與人性為敵也許看起來特別偉大感人,但下場只會凄慘。”“一個充滿自我規訓的人必然生命力缺乏,也因此毫無魅力。因為說白了,你就過著淺薄的生活,像個提線木偶,鮮少有思考和自我意志。缺乏自我的人怎么可能吸引人呢?”“你永遠該follow你雌性動物的生存本能。”

8月是畢業季,也是新生季。高考結束的男生女生陸續收到了錄取通知書,大學畢業的姑娘們也拿到了走上社會的offer。在世俗的話語體系里,對年輕人更多的激勵是“成功”。可是只有先好好活著,才有資格去談其他,不是嗎?我倒覺得,作為媽媽、姐姐、長輩或好友,在你的女孩即將開啟一段新的人生時,送她一份生存教育清單,比祝她成功更實用——與生命安全相比,其他一切美好事物,比如金錢、名利、工作、戀愛、美貌、身材、房子、汽車、華服、美食、所謂名譽和貞潔,都沒有那么重要。生活是五色迷離的,有灰度也有明亮,有暗影也有高光。但不是粗暴的黑與白,更不是迷人的玫瑰金。




如果獨居,通訊錄里永遠要有緊急聯系人的電話。心要敞開,門要緊鎖。父母未必都對,但他們說的話,值得仔細想想。愛情是個好東西,別懷疑它,但不是人人都配。一定要做好避孕。直覺≠迷信。一件事如果你覺得它完美得像假的,那它基本就是假的。一個人如果你覺得危險,那就遠離ta。男人當然有壞的,但更有好的。別因為看見別人撞破了腦袋,自己就一頭扎進死胡同不肯出來。永遠要有女朋友,女性更懂女性的切膚之痛。保持善良,但不軟弱。


app污污网站香蕉视频-香蕉视频下载app官网-香蕉视频免费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