被鄭爽坑慘的“賭神”,兩年賠光30億!
發布者: 超級管理員 發布時間: 2021-09-13 已訪問: 239 次

最近小編娛樂新聞比較多,今天香伯世家兒童家具給您分享一下又一被坑慘的賭神:

給鄭爽天價片酬的公司,要涼了!


8月27日證監會發文,對該企業予以處罰,副董事長被判終身市場禁入,內部17人牽連其中。


這家公司,就是曾出品了《戰狼2》的北京文化。


圖片

最火爆的時候,北京文化幾乎每年都有爆款電影,實力直追巔峰時期的華誼兄弟。至今,國產電影票房排行榜里,前三名中,有兩部都是北京文化出品。

實力一流,因為人才一流。北京文化內部,牛人云集。

例如董事長宋歌,清華大學畢業,曾任萬達影視總經理,操盤過電影《失戀33天》,以1400萬的成本拿下3億的票房,直接捧紅了白百何。

圖片

可讓人沒想到的是,雖然北京文化的爆款電影不斷,卻多次爆雷,最近2年更是巨虧30億!

拿了一手好牌的北京文化,為什么打得這么爛?

1

沒人看好的冷門題材,都被它做爆了

接連出品了《戰狼2》《流浪地球》《我不是藥神》《你好,李煥英》這樣的電影,北京文化可以說是過去幾年最火的影視公司,一手好牌傲視群雄。

但這副好牌,是怎么來的呢?

北京文化有兩個絕招,一是賭爆款,二是做冷門。

1、想更快成功,就要敢“賭”

很多人想不明白,北京文化為什么成功得這么快,爆款電影一年一個?


第一個關鍵原因,就是敢賭。

作為北京文化的董事長,宋歌就很有“賭”性。

北京文化選片中有一個重要環節:保底票房。

保底票房其實就是一種賭,對賭。

以《戰狼2》為例,在開拍前,宋歌只看了看劇本,就聯合聚合影聯喊出8億的票房保底。如果沒達到,北京文化花錢給吳京補上窟窿,如果超了,超出的部分北京文化按比例抽成。

圖片
左吳京,右宋歌

對賭協議后,北京文化為《戰狼2》投入了1.4億,其中6000萬用來做宣發,剩下的8000萬,其實就是給吳京的一份保險。

當時的保底發行,有很多失敗案例,風險很大。所以有業內人士評價:“北京文化太激進了!”

但是結果眾所周知,北京文化賭贏了。《戰狼2》拿下57億票房,北京文化賺了一大筆!

2017年財報顯示,《戰狼2》為北京文化帶來收入為3億元,項目盈利1.6億,占公司2017年凈利潤的一半。

2、從冷門題材里挖寶

北京文化的另一個絕招,是擅長把冷門題材做成“熱門趨勢”。

一直以來,中國電影有個大熱門:喜劇。

曾經徐崢的《泰囧》、《唐探》都是典型代表。

圖片

但北京文化不走尋常路,他們找項目的標準是:強刺激、強共鳴、強共情。

這套標準,讓他們挖到了不少冷門寶藏題材。

比如曾經一拍就翻車的科幻類,豆瓣上大多都是評分都是5分以下,可以說是國內第一冷門。

圖片

但北京文化的硬科幻《流浪地球》,不僅火得一塌糊涂,甚至把2019年還定義成了中國科幻元年。

圖片

《戰狼2》同樣如此。在它之前,中國幾乎沒有過這類的爆款電影。

但是,北京文化為了這部電影,“貼身”支持吳京。為了讓場景更加真實,北京文化甚至幫劇組聯系上了非洲的軍隊和國外反派。

圖片

到了《我不是藥神》,一個沉重的現實主義題材,實際上在中國市場很不討喜。然而北京文化前后投入了7500萬元,一點不怕虧本。

最后《我不是藥神》票房大爆,北京文化不僅收獲了1.8億利潤,還連續迎來三個漲停板,市值漲了約40億!

圖片

一次又一次地押中爆款,讓北京文化風頭一時無倆。

然而就是這么一個突襲的黑馬,在閃耀背后,竟藏著驚天黑幕。

2

接連暴雷,鄭爽只是咖位最小的一個

每年押中一個爆款,這樣的成績堪稱亮眼。

但讓人意外地是,北京文化的經營狀況并不怎么好看:2019年虧23.06億,2020年虧7.67億。

隨著“鄭爽天價片酬案”被曝光,一個不為人知的北京文化徹底浮出水面。

真實的北京文化,遠比表面看起來復雜得多。

1、賺的不如賠的多

北京文化雖能押中爆款,但翻車的時候更多。

比如2016年的《我不是潘金蓮》4.83億,未能完成保底票房;《勇敢的心2》根本就沒有上映。

圖片
圖片來源:《我不是潘金蓮》

保底票房5億的《二代妖精》,最終止步于2.92億,剩下的3億多都要由北京文化來出。

另一方面,因為很多電影是多個公司共同出品,北京文化最終獲得的收益并不多,比如票房47億的《流浪地球》,中影是主出品方,北京文化只拿到9800萬左右,當年還虧損24億。

圖片

每年有多個電影翻車,賺的都不夠賠的。

也因此,北京文化的市值,從2015年的310億,跌到2017年的106億后,到2019年就只剩62.3億,如今只有32.4億,刺激超過過山車。

2、偽造業績,被鄭爽拖下水

為了穩定業績,北京文化開始了暗箱操作,加杠桿對賭,用多種手段造假。

為什么要造業績?

因為北京文化上市時就簽了一堆復雜的對賭協議,董事團隊中的每個人,都與投資方承諾了極高的回報。

拿其中一個比較容易理解的來說:“三年的凈資產收益率均為正。”

圖片

不能虧損,北京文化開始瘋狂造假。就從偽造影視收入開始。

電視劇項目《橫店故事》虛造收入2400萬,其他虛增投資、票房造假、與藝人簽訂“陰陽合同”等手段,共完成了5.2億元的凈利潤。

但這還只是開始。賬面造假這事,要么不做,做了就停不下來。

然而問題是,業績是做出來了,痕跡卻太明顯,一查一個準。

比如凈利潤這一項,2016年比上年同期增長2300%,翻了整整23倍,假得太顯眼。

更驚人的是,2018年《倩女幽魂》和《大宋宮詞》還沒上映,出品方就斬獲了詭異的4.6億元營收。

圖片
圖片來源:《倩女幽魂》(未上映)

《倩女幽魂》主角鄭爽,引發天價片酬案,被罰了2.99億,直接把北京文化推上輿論的風口浪尖。

而到這時,鄭爽還只能算一個前菜。

3、財務暴雷,高管相互捅刀

因為分錢鬧別扭,北京文化的兩位董事,演繹了狗血的一幕。

2020年4月30日,北京文化副董事長婁曉曦通過官方認證微博賬號,實名舉報宋歌與公司副總裁張云龍,涉嫌多項業績造假和虛假披露,甚至還附上了證監會的回函圖。

北京文化隨即發布聲明否認財務造假,稱婁曉曦涉嫌挪用資金,已出逃海外。

而到2020年9月,北京文化的賬面資金只有6400萬元,短期借債已經高達8.96億元。

就算后來《你好,李煥英》拿下54億票房,收入總計超過4億元,依然拯救不了北京文化的虧損敗局。

圖片

眼見他起高樓,眼見他樓塌了。至此,北京文化徹底跌落神壇。

不僅如此,北京文化旗下的藝人大量流失,陳道明、陸毅、關之琳、劉嘉玲、周冬雨等,能走的都走了。

墻倒眾人推,曾經風光無限的北京文化,到如今仿佛只是做了一場夢。

結語:

今年,官方大力整頓娛樂圈,明確指出堅決抵制違法失德、唯流量論、高價片酬等娛樂圈亂象。

但政策打擊不是目的,目的是讓明星回歸專業,讓影視、娛樂相關企業回到主營業務上來。

北京文化曾因為爆款電影走入大眾視野,如今想要回歸,還要拿出讓大眾認可的作品,讓觀眾有好電影可看。

曾經的爆款,會逐漸淡出電影歷史。

但“內容為王”,永遠都不會過時。


app污污网站香蕉视频-香蕉视频下载app官网-香蕉视频免费下载